• 记得有天晚上在经过外滩的时候和出租车司机聊天 他说: 我开出租开了10年了 每天早出晚归 10年了 有的人 开出租 每天想的就是 上那钻能多拉点客 有的人 比方说我 每天早上出来想的就是 今天是上海自驾游 赚的多 赚的少 上天早安排好了 你操那份闲心干吗呢? 这让我想起 面试的时候 一位热心的总监告诉我 上海 是一个很“专业”的城市 比方说 在酒店拉门的老头 至少有30 年的拉门经验 而且不只是他拉了一辈子门 他爸爸 甚至他爷爷都拉了一辈子 在这个 连在天桥底下的乞丐都声称自己是“专业”的时代 我不得不敬佩上海的“专业” 当我被压抑的要躲到厕所里哭的时候 我没有想到的是 我是来上海旅行的 是的 旅行 我不是什么AD 也不是什么摄影师 我是个行者 终其一生 只为旅行的行者 我没有钱来选择旅行的方式 我得吃自己拉的屎 显然 我很不“专业”的写到了屎 但这是事实 爱因斯坦可以证明 无论是 设计 还是 音乐 我都是门外汉 我从没想过我要有多“专业” 能为自己和别人带来一些欢乐我就很满足了 但现在 我没办法做设计了 没有时间和精力象以前一样 全神贯注的做点设计玩了 失去一些快乐 同样 就是说你得到了另外一些快乐 比方说 可以看到很多很好玩的展览 可以买到好玩的TSHIT 这个 爱因斯坦也可以证明 昨天看电影 活佛说:宇宙的中心就在我这个位置(他举起右手指了指自己脑袋) 因为的思想在这里 当然 你也可以认为你是宇宙的中心 因为你的思想在你脖子上 说完他很开心的笑了 这话着实难懂 能懂的人不是成仙就是得道了 就算我在背上纹上20只翅膀 估计也只能看个半懂非懂的 爱因斯坦现在很有可能看的懂 但他永远也没法证明给我看了